25选5开奖走势图|25选5 500期走势
文史資料
一片冰心在“默廬”——記冰心與昆明的不解情緣
[作者:發布時間:2018-11-28 17:14來源:昆明市政協]

圖片1

圖片2

圖片3

在昆明市呈貢區三臺山公園東部三臺路38號武裝部內,有一座坐西向東、三間六耳土木結構中式庭院,這一座古樸幽靜的小小庭院,原名“華氏墓廬”,是呈貢斗南華氏家族于民國初年修建用于守墳和追祭先輩時的歇息地,為一幢三間六耳的土木結構中式庭院。1938年到1940年冰心和丈夫吳文藻攜兒吳平、女吳冰、吳青,冰心在此居住時,取“墓”之諧音,改名“默廬”。于2003年5月被列為昆明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于2018年5月6日被民進云南省委和民進昆明市委列為“民進會史教育基地”,它是民進中央名譽主席冰心先生在昆明的家——冰心默廬。

冰心,原名謝婉瑩,1900年10月5日生于福建福州,1999年2月28日逝世于北京。筆名冰心,取“一片冰心在玉壺”為意,被稱為“世紀老人”。現代著名詩人、作家、翻譯家、兒童文學家。曾任民進中央副主席、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名譽主席,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名譽主席、顧問中國翻譯工作者協會名譽理事等職。被稱為“世紀老人”。作為中國當代文壇最著名的女作家之一,冰心又被譽為中國“文壇祖母”, 冰心的世紀名言是“有了愛就有了一切”,她以永遠的愛心表達著世間最真最美的情感,她的《繁星》《寄小讀者》《小桔燈》等經典作品,溫暖著一代又一代人的心靈。她為我國的文學事業、婦女兒童事業和民進事業的發展、為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都作出了杰出的貢獻。

圖片4

半間東倒西歪屋 一個千錘百煉人

“七七”事變后,峰火遍及華北和東南沿海。中國的最高學府清華大學一時間變成了日寇的兵營,北京大學、南開大學也同樣遭到了日寇的踐踏。國民政府決定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和南開大學遷到長沙成立國立長沙臨時大學。可到長沙開課不到二個月,上海淪陷,南京失守,武漢告急,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和南開大學三校再遷昆明,改稱國立西南聯合大學。

1938年夏,當在北大任教的吳文藻、冰心一家也隨校繞道天津、上海、香港、越南,到達昆明呈貢。到昆明后,吳文藻應云南大學校長熊慶來聘請組建社會學系,并擔任系主任。昆明又遭日機轟炸,吳文藻將云大社會系研究室搬到了呈貢大古城魁閣,于是冰心一家于1938年秋搬到呈貢居住,從此與春城昆明結下了不解之緣,留下了默廬里的美好故事。

冰心先是住在村民家里,過著到梨園摘水果、到滇池捉魚蝦的田園生活。不久,冰心一家搬到了西南聯大的國情研究所駐地文廟里。那一天,聯大教授戴世光特意題書了一副對聯:“半間東倒西歪屋,一個千錘百煉人”作為對冰心的“歡迎詞”。從此,這副對聯成了一代文化名人在呈貢工作、生活的絕妙寫照。之后,冰心應邀到呈貢縣立中學義務任教,在校方的幫助下,搬到了“華氏墓廬”居住,并將墓廬改名“默廬”。

1940年,冰心一家人在呈貢默廬

1940年,冰心一家人在呈貢默廬

圖片6

這里整個是一首華茲華斯的詩

“默廬”是一座土木結構的中式建筑,一樓一底。“默廬”樓上,當時正中是書房,左邊為兒女們的住所,右邊則是冰心夫婦的居室,正屋兩側各有三間耳房,構成了一個清幽別致的小院落。冰心曾這樣形容默廬:“我的寓樓,后窗朝西,書寨便設在窗下,只在窗下,呈貢八景,已可見其三,北望是‘鳳嶺松巒’,前望是‘‘海潮夕照’,南望是‘漁浦星燈’。”

冰心默廬還是西南聯大在昆明建校的重要歷史見證。抗戰期間,大批文人學者輾轉到昆明,如燦爛群星,輝映邊城。冰心的愛人吳文藻教授,在云大擔任社會系主任和法學院院長、同時在西南聯大兼課,當時,吳文藻從昆明回來,一般是從塘子巷坐火車到呈貢洛羊火車站,然后再騎馬回到縣城。有時西南聯大的校長梅貽琦也隨著來。還有當時未帶家眷的被人們稱為“三劍客”的羅常培、楊振聲、鄭天翔等三位教授,也同吳文藻教授一起來。每到周末就會有西南聯大的知名教授學者,如梅貽琦、鄭天挺、楊振聲、羅常培等知名教授,大家歡聚一堂,商討抗日救亡和祖國統一民族獨立諸問題,暢談國事和思想。默廬雖小,卻薈萃了當時國內頂尖的專家學者,真正是“談笑有鴻儒”。 因此,冰心的“默廬”又往往成為名人、學者聚會的場所。朋友及年輕的學生來時,他們 “就歡喜在松柏陰下的草坡上,縱橫坐臥,不到飯時不肯進來”。2017年1月24日,李克強總理在參觀西南聯大舊址時指出,西南聯大是中外教育史上的奇跡。冰心默廬是西南聯大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民進會史中熠熠生輝的一筆。

1940年,冰心于香港《大公報》上發表了《默廬試筆》一文以表對默廬的喜愛,文中寫道:“呈貢山居的環境,實在比我北平西郊的住處,還靜,還美……論山之青翠,湖之漣漪,風物之醇永親切,沒有一處趕得上默廬。我已經說過,這里整個是一首華茲華斯的詩!所以我對于默廬周圍的眼界,覺得爽然沒有遺憾。”

2011年,冰心女兒吳青重訪冰心默廬

2011年,冰心女兒吳青重訪冰心默廬

謹信弘毅 校訓莫忘

在呈貢居住期間,冰心先生在呈貢一中任教兩年,親自為該中學題寫了“謹信宏毅”的校訓。,如今呈貢一中還在使用冰心先生題寫的校歌及校訓。1988年,由于原題字軼失,88歲的冰心重寫了這四個大字寄給學校。1990年,冰心又建議把原校訓“謹信宏毅”改為“任重道遠”,并寄來親手題寫的手跡。在題寫校訓的同時,冰心還創作了呈貢國立中學校歌。歌中唱道:“西山蒼蒼滇海長,經原上面是家鄉,師生濟濟聚一堂,切磋玄誦樂未央。謹信弘(宏)毅,校訓莫忘,來日正多艱,任重道又遠。努力奮發自強,為已造福,為校(人民)增光。”雖然冰心先生在默廬居住的時間不長,但根據當時留下的照片和文字可以看出,那是抗戰時期冰心先生最輕松愜意的時光。在呈貢默廬的生活雖只是不到三年,可在冰心先生 99 年的人生長河中,卻留下了永遠也不能忘卻的記憶,

1940年,帶著對默廬的深深眷戀,冰心離開了呈貢。直到1974年,她才得以悄然回訪默廬。之后,冰心一直關注著呈貢,懷念著默廬。晚年,她多次拖著虛弱的身體破例接待呈貢來訪的客人,為呈貢的未來寄予期望,還創作了《憶昆明——寄春城的小朋友》以表思念。1999年,冰心囑托女婿訪默廬,并拍照帶回,同年2月28日,冰心因病在北京去世。

圖片7

圖片8

有你在 燈亮著

“有了愛便有了一切。”這句話是冰心老人90歲生日時寫下的。冰心一生踐行“愛的哲學”,她的一生,都在向人間撒播愛,溫暖了一代又一代人。冰心一生致力于推動兒童文學事業和祖國教育事業的發展,為教育事業奔走呼吁,反復強調“治國,尤其不能忘記以教育為本”。冰心亦是堅定的愛國主義者。那時,去看望冰心的人,往往會帶著相機跟她合影,她對大家幾乎用的都是進口相機感到擔憂。有一次一個人用國產相機,她非常高興,主動說:“我跟你多照兩張,因為你拿的是我們國產的相機。”

1956年,經雷潔瓊介紹,冰心與吳文藻夫婦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冰心先后擔任民進中央委員、常委兼聯絡委員會主任,中國民主促進會第六、七屆中央副主席,第八、九、十屆中央名譽主席。第一至五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五、六、七屆全國政協常委,第八、九屆全國政協委員。冰心熱心民進事業,作為民進會員和民主黨派成員,冰心關注國家政治生活,并敢于建箴言,做諍友。尤其關注民進在教育領域的參政議政工作,關注祖國教育事業的發展,并為提高和改善中小學教師的待遇不斷奔走呼吁,以憂國憂民的拳拳之心對教師待遇提高和確立教師節大聲疾呼,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促進了相關問題的解決。

星移斗轉,往事歷歷。冰心先生的思想品格,是民進會員學習的寶貴精神財富。回顧學習民進先哲——冰心先生的人格魅力及博愛之心,感悟她的高尚思想品德,滋潤心靈,純化情操,將激勵統一戰線成員沿著歷史前進的方向不斷前行。中國民主促進會在長期的革命、建設和改革實踐中,形成了“堅持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堅持愛國、民主、團結、求實和堅持立會為公”的優良傳統,2018年5月,為緬懷民進前輩風骨,紀念那一段戰火下的光輝歲月,民進云南省委和民進昆明市委在冰心默廬建立了全省第一個民進會史教育基地,將把冰心默廬建成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云南省民進重要的會史教育基地,并為此專門組織專業人員重新修改增補展覽大綱,增加冰心參加民進活動和多黨合作的歷史圖文,對現有基本陳列展板進行全面提升改造,以圖文、影像、實物、場景等形式全面展示冰心的感人事跡及人生歷程。              

“她一生都奉獻愛心,是講愛、寫愛最多的人”。作家巴金曾說:“有你在,燈亮著。一代代的青年督導冰心的書,懂得了愛;愛星星、愛大海、愛祖國,愛一切美好的事物。”冰心活了整整一個世紀,用一生把大愛施向人間。她的智慧和愛,如那盞小桔燈,照亮了一代又一代年輕人的心,給人們以無限光明。

(民族時報  陳慧君、民進昆明市委 曾毅)


圖片9

2018年5月6日,民進云南省委、民進昆明市委在昆明市呈貢區三臺山冰心默廬舉行“民進會史教育基地”揭牌儀式

圖片10

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民進云南省委主委李瑪琳和中共呈貢區委書記尹旭東共同為“民進會史教育基地”揭牌

25选5开奖走势图 欢乐二人雀神腾讯 博壹吧娱乐交流论坛 抢庄牌九平台 江苏五分快三大小计划软件 大乐游戏mg游戏pt游戏sw游戏 红马在线计划 比分直播篮球 投注彩票大小的技巧 稳赚技 广东时时20选8